FX168北美分站 > 留学 > 正文

哈佛潜规则,100年全揭露,SAT再好不如投对胎?(附AACE主席赵宇空专访)

文/editor 来源: 淘学大师

FX168财经报社(北美)讯 比尔·盖茨、扎克伯格、奥巴马……显然这些哈佛学生是人们耳熟能详、最有才能的人。在一二十年前,哈佛,让亚裔特别是华人觉得陌生、遥远。现在不同了,全世界每年学习IB、AP课程的孩子中,一大半都是亚裔。

在熟悉了藤校规则之后,人们发现那些曾被认为最有才能的人,其背后有一个明晰的密码 — 族裔标签,他们分别是盎格鲁-萨克森人、犹太人、黑人。

但是即使知道了这些,人们仍无法窥探出哈佛在招生时,实际运用的原则和标准。哈佛不想对外公布,就没有任何组织或力量可以强迫他,除非因为某一诉讼,美国司法机构才会介入。

近日《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大法官们,请受理哈佛案!》(Justices, Please Take the Harvard Case)。文章呼吁,美国最高院应受理哈佛大学涉嫌歧视亚裔学生案。最高院将在6月10日做出决定。

这起诉讼的原告是美国“学生公平录取组织”(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SFFA)。该组织于2014年对哈佛大学提出诉讼,指控其在本科录取时歧视亚裔。2020年11月,波士顿巡回法院裁决原告败诉,今年2月原告SFFA向最高院上诉。SFFA的支持者美国亚裔教育联盟(AACE)于今年3月,联合了340多个亚裔组织,上书最高法院,给予了有力支持。

法律诉讼不是《淘学大师》聚焦的领域,但在对诉讼的相关法律材料以及其他相关资料的查阅中,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了哈佛招生标准的历史脉络,价值逻辑以及现行标准的组成。

为此,《淘学大师》还专访了哈佛诉讼案的亲历者 — 美国亚裔教育联盟主席赵宇空。

从数据看,哈佛歧视亚裔了吗?

如果从近年的哈佛录取的情况来看,亚裔的录取率占比一直保持在22%以上,是仅次于白人的第二大族裔群体,这样看来似乎并不存在针对亚裔的歧视。

但值得注意的是,美国的亚裔人口数在这20年来是呈爆发性增长,涨幅高达81%。在此期间,高素质亚裔申请人比例也大幅上升。

在这样的大趋势下哈佛亚裔录取率基本保持不变,意味哈佛可能存在着对亚裔群体利益的歧视。

根据哈佛官方的录取数据可以看出,在2015年之前哈佛的亚裔录取占比常年徘徊于20%以下。直到2015才开始有了缓慢的增长,正好应对了SFFA起诉哈佛后的时间点,赵宇空对《淘学大师》说,在哈佛遭到起诉的第二年,哈佛的亚裔录取率就开始显著上升。

根据美国一著名藤校申请机构提供的2019年哈佛录考生的标化考试成绩,不难看出被录取的学生标化考试成绩是非常优秀的,也反映出了哈佛对标化考试成绩非常重视。

除去标化考试之外,哈佛还有一项暗藏的“Personal Rating”评分,或许大家都有听说过,但这项评分在哈佛的录取参考中占有多少比重,在哈佛被起诉、调查前是鲜为人知的。

“个人评分”对亚裔孩子致命吗?

SFFA(学生公平录取组织)起诉哈佛时提供的法庭之友文件内容中,详细解释了这项评分以及对亚裔申请人的负面影响:

个人等级得分为1-6,其中“1”为最高,被认为是衡量人格品行的标准,如“正直、乐于助人、勇气、善良、坚韧、同理心、自信、 领导能力、成熟和毅力”。

得分‘1’为‘优秀’,得分‘2’为‘非常强’,得分‘3’为‘一般积极’。

获得“4”、“5”或“6”评级的申请人通常被分别描述为“温和或有些消极或不成熟”、“个人品质有问题”或“令人担忧的个人品质”。

哈佛大学利用个人评分来“贬低”亚裔申请者,给他们贴上了某种性格缺陷的标签,从而贬低和非人化了这个种族群体的成员。

不到20%的申请人获得1或2分,但他们却占被录取班级的78%。对于排名前十的申请者,获得1-2个人评分的百分比是:亚裔美国人22%,白人30%,西班牙裔34%,非裔47%。

法庭之友没有声称亚裔美国人是特殊的,但与白人、西班牙裔和非裔美国人相比,来自这个社区的申请人在性格上总是有那么大的缺陷,这违背了逻辑。

在“个人评分”的影响下,亚裔学生在标化考试中争取到的绝对优势荡然无存。

普林斯顿社会学教授托马斯·埃斯彭沙德和他的同事们对美国大学的实际招生做法进行了最详细的统计研究。这项研究肯定支持了非学术因素在这一过程中起主要作用的普遍看法,包括运动能力和校友子女身份。

但正如我们之前看到的,更重要的是种族因素,相对于数学和阅读SAT分数为1600分的白人申请者而言,黑人血统相当于+310分,西班牙裔学生+130分,亚洲学生被-140分。

而哈佛这样明显的种族区别对待,已不仅应用于标准录取,甚至已渗透至更早的哈佛关注池选拔。

赵宇空还向《淘学大师》讲述了2018年时庭审时的情况:当年12月,波士顿联邦法庭上。原告学生公平录取组织的律师与哈佛大学的录取委员会主任William Fitzsimmons一段辩论。首先,原告律师让Fitzsimmons 确认他所采用的证据都是他使用过或认可过的。

每年哈佛大学都会根据PSAT的考试成绩,发信邀请合格的高中学生来申请哈佛大学。以下是他们选择学生的标准。

亚裔男孩,1380分、亚裔女孩1350;

非裔和西裔1100分

在20个哈佛录取率低的州,白人只要求1310分

然后,双方问答开始。

原告律师:在这20个低录取率州,一个PSAT考了1310分的白人孩子会接到一封哈佛的邀请函,而他PSAT考了1370分的亚裔同学却接不到这封邀请函。对吗?是,还是不是?

Fitzsimmons先生:我想,就算是吧。但这只是微小的分数差距。

原告律师:你确认1380分和1100分是微小的差距吗?

Fitzsimmons:这……这只是微小的分数差距。

原告律师:在你们选择邀请这些学生申请哈佛的时候,你是否只有学生考分、种族、性别和地址这四个信息?

Fitzsimmons:是。

原告律师:在你们确定给不同种族不同的标准时,在决定把亚裔和白人及其他族裔区别对待时,除了种族之外,你们还有其他的依据吗?

Fitzsimmons:没有。

原告律师:依照种族制定不同的标准,这是不是种族主义的行为?

Fitzsimmons:没有作答。

从以上证据看来,哈佛的录取政策对亚裔学生极不友好,就连哈佛大学自己的机构研究办公室(“OIR”)在2013年进行的一项调查得出结论,哪怕是对于低收入家庭学生的录取优待政策,贫困亚裔申请者是被排除在外的。

除去个人评分外,据《纽约时报》2018年文章披露,哈佛大学令人畏惧的招生官员还有另外一整套标准,是那些雄心勃勃的高中生和他们的父母所不知道的 — 就算知道,他们或许也无法满足这些标准。

“这些官员讲的是一种秘密语言——“备审表”、“缩减名单”、“小奖励”、“DE”、“Z名单”和“院长关注名单”—— 他们还有一个筛选系统,其中的条件包括申请者来自哪里、父母是否从哈佛毕业、他们有多少钱,以及他们是否适合学校的多样性目标,这一切可能跟SAT考1600分满分一样重要。”Anemona Hartocollis, amy H. (2018, July 30). "小奖励"、"Z名单":哈佛招生秘密标准曝光. The New York Times.

在2018年SFFA v. Harvard的原告陈述中,一份数据模型推论间接证明了哈佛滥用“个人评分”来对亚裔学生人数作出限制。

数据基于哈佛大学一项内部调查的结果,分别展示了如果凭分数/考虑体育特长和校友子女身份/课外活动因素/种族因素,进行录取的族裔比例,和实际的录取情况。

如果仅凭分数,哈佛新生中会包含约43%的亚裔,而由于亚裔学生的“个人评分”显著较低,所以实际录取人数比例只有不到19%。

多元化是哈佛的遮羞布?

1975年,中国拍了一部电影《决裂》。故事中,上大学的标准不是学习能力而是劳动人民的身份。不识字的人,只要有一手“老茧”就可以上大学。

类似的逻辑,其实贯穿了哈佛大学近400年的入学原则。哈佛大学最开始的几任校长,与创始人约翰·哈佛一样,都是英国的清教徒。尽管哈佛本身与宗教无关,但盎格鲁-萨克森血统及新教人士一直是学校师生的主要构成。这与后来哈佛大学所倡导的绅士+社会达尔文的教育目标吻合。

只是早期,学术能力VS个人品质、贤能主义VS绅士身份的冲突并不明显。绅士很少是学霸,但具备刚毅、领导力等主观品质。直到1920年代,世界各地的各阶层和族裔汹涌至美国,这两类冲突才凸显。彼时,哈佛开始成立招生办公室。

哈佛的招生标准不同年代变化较大。今天哈佛的综合评估录取标准的发明者是哈佛校长的洛厄尔。他于1909-1933的任哈佛校长,洛厄尔出身波士顿大家族,所以一生倡导贵族使命感。

其主要影响力是,成功遏制了犹太裔学生的入学率。1925年时,哈佛犹太裔学生录取占比约25%,第二年则被降至15%。

与洛厄尔不同,大萧条之后,上任的哈佛校长科南特是一位贤能主义的代表人物。任期内,他推行了SAT考试、奖学金制度,并将学术优秀的犹太裔学生比例提升到历史最高水平。

直到今天犹太裔学生仍占新生比例的25%,这一比例甚至高过其他美国白人。1960年代,美国产生了平权主义“双雄”-肯尼迪和马丁·路德·金。其实,肯尼迪最早签署的设立《平权法案》的1114行政指令要求的是对所有族裔公平对待。但后来的实施过程中,黑人等少数族裔从被歧视转变成了被优待,这打开另一个“潘多拉”,并违背了肯尼迪和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初衷。

之后,多元化因素又被纳入哈佛招生标准。1969年哈佛新生中黑人的比例,比上一年增长了一倍。更为重要的,此时联邦财政对哈佛等私校实施大规模的资金支持。私校与政府的关系也变得密切。

“哈佛一直标榜多元化,这没有问题。只是不应该涉及种族因素,这是美国法律所不允许的。另外,黑人的教育问题也不应该在大学录取环节解决,而应该在中小学教育阶段,这是美国各大城市应该真正面对的问题。”赵宇空对《淘学大师》说。

事实上,哈佛的招生标准一直掌握在哈佛自己手中。任何外部的、客观的标准,包括标准化考试成绩,如果权重过大,都会影响哈佛对稀缺资源的分配能力。因此,人们会觉得无论如何定义“才能”,都会是一部分人受益,一部分人受损。

亚裔孩子,不能成为历史问题的“替罪羊”

《淘学大师》:哈佛招生标准中的“个人评分“,包括正直、勇气、坚韧、领导力……在这些项上,亚裔孩子评分低,这与今天美国亚裔群体的现实符合吗?

赵宇空:这是历史歧视,与事实不符。我早在2015年在《福布斯》就撰文驳斥。亚裔在科技创新、经商创业等方面在美国是名列前茅的。2012年Ewing Marion Kauffman基金会发布的研究报告里甚至还提到了在2006 至2012年里,不到总人口6%的亚裔创办了或参与创办了42%的有移民参与的工程和科技领域的新公司。

我还曾经告诉美国前教育部副部长Ken Marcus:每一位印度裔汽车旅店的店主,每一位中餐馆的老板都有冒险精神和领导才能。哈佛给亚裔个人评分打低分是对我们的侮辱。

《淘学大师》:近5年来,哈佛录取亚裔的比例都在20%以上,亚裔教育联盟(AACE)的目标是觉得这个比例还不足够?

赵宇空:不是的。AACE的诉求从来不是招生的比例问题。亚裔教育联盟的目标是在,大学录取时,择优录取,消除种族因素。而不是增加亚裔比例。以亚裔为例,最近几代的亚裔,很努力,他们的孩子进入名校比例高是正常的。如果许多年以后,亚裔人也不努力了,他们的孩子被录取的比例降低低也是正常的。我们需要维护美国人人机会平等、择优录取这些重要的建国原则。

《淘学大师》:你觉得美国哪所大学的录取政策是最公平的?

赵宇空:我觉得加州理工大学是美国最公平的大学,它是择优录取的一个典型。从1990年代到现在,亚裔入学率与人口比例相当,更为重要的是录取时无种族因素,也没有捐款和校友因素。之所以加州理工做到了这一点,与加州209法案有关。1990年代,共和党执政加州时,通过了209法案(California Proposition 209)。该法案禁止加州州政府机构在招聘公务员、政府合同招标和公立大学招生中考虑种族、性别和族群因素。此提案使加州成为全美第一个禁止公立大学招生时参考种族因素的州。

《淘学大师》:通常黑人学术水平较差,为了多元化原则,在大学录取时给一定政策倾斜,似乎也合理吧?

赵宇空:1963年,肯尼迪总统时签署了《平权法案》。明确说明,不能以种族因素,进行歧视。法案的本意是不要对黑人歧视。但现实中这条法案被扭曲操作为要对黑人进行照顾。

过去了这多年,我们回头看一下,美国城市中心很多黑人社区的教育问题。他们的最大的问题,是中小教育水平落后,基础教育糟糕。犯罪率、吸毒率,失业率高、家庭破裂等社会问题严重,这是根源。大家试想一下,一个芝加哥的黑人家庭整天生活在枪林弹雨之中,他们的孩子能够安心读书吗?

但是作为芝加哥、纽约、波士顿等大城市的政府,不敢面对这一难题,没有从根源入手。而是采取了简单粗暴地从大学录取环节给予照顾的办法。

而亚裔的情况相反,他们对中小学教育高度重视。10多年努力,家长花费大量时间、经济成本。最后在大学录取环节受到了歧视,失去了公平的入学机会。这样的结果是亚裔孩子的利益被牺牲了,成为了美国社会问题的“替罪羊“。

因此,亚裔要更多发声。我们也呼吁在名校录取过程中,遭受不公的美籍亚裔孩子们,站出来。如果受到哈佛的歧视,请加入SFFA对哈佛大学的起诉。你的所有个人隐私都会被保密的。如果是被其它大学歧视,可以与我们AACE联系,我们会帮助你提出申诉。

历史证明,我们生活在民主社会,如果不发声,我们就会受到歧视。请勇敢地加入我们的抗争,你的行动是在推动历史进程,会被历史铭记。

  • FX168官方APP

    下载FX168财经APP

  • FX168北美微信

    关注FX168北美公众号

分享这篇文章

热门排行

关注我们

©2021 FX168.ca All Rights Reserved. A Division of FX168 Finance Group

关注FX168北美微信公众号:fx168n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