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X168北美分站 > 北美要闻 > 正文

华尔街和美国大选:有史以来最烧钱的竞选 为何愿意押注不友好的拜登?

文/苏怀瑾 来源: FX168北美

FX168财经报社(北美)讯 周二(11月10日),虽然特朗普此前承诺再实施四年的低税收、宽松监管和聚焦股市。然而,华尔街的专业人士在大选中都刻意避开特朗普,并向他的对手注入巨额资金。目前的结果也表明,他们的下注是正确的。

根据OpenSecrets的最新统计,证券业和投资业仅向特朗普的总统竞选以及与之结盟的外部组织捐赠了1813万美元。它向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Joe Biden)提供了7441万美元的现金,几乎是前者的四倍。

(来源:OpenSecret)

这意味着特朗普在华尔街筹款竞赛中的失利程度比2016年略高。在此期间,前纽约州参议员希拉里·克林顿和与她结盟的团体从证券和投资行业筹集了8800万美元,而特朗普只获得了2080万美元。

2008年证券业向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竞选阵营捐赠了1,900万美元,几乎是共和党参议员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筹集的1,040万美元的两倍。

在某些方面,华尔街在上两个总统竞选周期中对民主党的偏爱是有道理的。毕竟,很多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居住在“深蓝”城市,包括纽约、波士顿、芝加哥和旧金山。

“更重要的是你住在哪里,而不是你在哪里工作。就是这么简单,” Raymond James政策分析师埃德·米尔斯(Ed Mills)表示。

此外,华尔街对特朗普的支持减少主要是因为他对疫情爆发的反应。“华尔街渴望政策、可预测性和强大的政府机构。特朗普却恰恰相反。疫情危机给了华尔街离开的借口。”一位为特朗普在金融界进行捐赠工作的前共和党顾问说。

另一位积极与金融界人士合作的共和党策略师表示,在竞选活动还剩不到两周的时候,那些在竞选初期曾捐款支持特朗普的少数捐赠者不打算再次捐款。这位策略师说,他的客户对竞选团队如何使用之前庞大的竞选资金感到不满。这位策略师表示,这些金融领袖也认为特朗普会输,从他们的立场来看,支持他的竞选活动是一项不明智的投资。“华尔街和其他所有人一样都在关注同样的民意调查。他们可以看到竞选的方向,他们开始改变策略,”特朗普的捐赠者丹·埃伯哈特(Dan Eberhart)告诉CNBC。“这关乎风险管理。如果他们不能击败拜登,他们知道他们将不得不加入他。”

特朗普曾经和现在的支持者们还在吗?

在过去三个月里,一些金融业领袖确实向特朗普捐款了,其中包括TD Ameritrade创始人乔·里基茨(Joe Ricketts);马克·罗文(Marc Rowan),阿波罗全球管理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以及前对冲基金经理约翰·保尔森(John Paulson)。它们都向特朗普胜利委员会(Trump Victory committee)捐赠了25万至31.5万美元。该委员会是特朗普竞选团队和共和党全国委员会的联合筹款活动。

据NBC新闻此前报道,罗文联系了总统的女婿兼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Jared Kushner),试图以有利于阿波罗的方式放宽冠状病毒救助资金的规定。今年8月,保尔森在汉普顿为特朗普举办了一场筹款活动。

(来源:CNBC)

特朗普的其他知名捐赠者已经减少了捐款,或者在某些情况下完全保持沉默。

今年1月,黑石集团首席执行官史蒂夫·施瓦茨曼(Steve Schwarzman)向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美国第一行动委员会(super PAC America First Action)捐赠了300万美元,但没有向此后支持总统的捐款。

文艺复兴技术公司前联合首席执行官罗伯特·默瑟(Robert Mercer)在2016年向反克林顿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1500万美元。他向总统的就职委员会捐赠了100万美元,并向备受争议的数据机构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投资了1500万美元,该公司曾与特朗普在2016年的竞选活动合作。今年2月,默瑟向特朗普竞选胜利委员会(Trump Victory committee)支付了35万美元。两年前,在他和女儿丽贝卡因首次支持特朗普而受到公众监督后,他开始减少自己的支持率。

2016年,赛伯乐斯资本管理公司(Cerberus Capital Management)联合创始人斯蒂芬·范伯格(Stephen Feinberg)向一个名为“重建美国”(rebuild America Now)的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140多万美元。记录显示,在今年的竞选中,他没有向任何支持特朗普的相关实体提供任何帮助。

资产管理公司Point72的首席执行官史蒂夫·科恩(Steve Cohen)此前向特朗普就职典礼委员会捐赠了100万美元。科恩还向一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数百万美元,以支持前总统候选人、最终成为特朗普盟友的克里斯·克里斯蒂(Chris Christie)。但科恩这次对总统选举没有任何投资。

投资公司Kohlberg Kravis Roberts的联合首席执行官亨利·克拉维斯(Henry Kravis)在2016年向共和党全国委员会捐赠了30多万美元。他为特朗普的就职典礼捐了100万美元。在这一轮竞选中,他没有给特朗普或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任何捐赠。

投资公司Key Square Group的创始人斯科特·贝森特(Scott Bessent)为特朗普的就职捐赠了100万美元。他在2020年没有再给特朗普捐款。

资深投资者保罗·辛格(Paul Singer)在2016年大选初期就反对特朗普,但随后他向特朗普成立的基金捐赠了100万美元,并向支持特朗普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未来45 (super PAC Future 45)捐赠了100万美元。这一次,他没有表态支持特朗普或共和党全国委员会。

拜登迎来大丰收

虽然拜登的蓝色浪潮让各大投行也十分担忧,因为标普全球市场情报公司最近估计,拜登提高公司税率的计划可能导致美国十大银行的利润每年总计减少70亿美元。但从自初选开始以来,拜登的竞选团队一直在鼓励华尔街的领导人支持拜登的竞选。

据CNBC此前报道,拜登的竞选主席史蒂夫·里凯蒂(Steve Ricchetti)在1月份会见了财务高管,鼓励他们支持拜登。与会者包括Evercore创始人Roger Altman、长期投资者Blair Effron、黑石首席运营长Jonathan Gray、花旗前高管Ray McGuire、Centerbridge Partners联合创始人Mark Gallogly和前美国驻法国大使Jane Hartley。

目前的筹款记录显示,这一策略似乎是有效的。这些人中的大多数最终通过举办筹款活动或捐款支持拜登。

CRP的数据显示,支持拜登的外部团体从对冲基金Paloma Partners的高管以及与投资公司文艺复兴科技有关联的人士那里获得了大笔资金支持。根据联邦选举委员会的文件,自3月以来,文艺复兴科技的创始人吉姆·西蒙斯(Jim Simons)向两个支持拜登的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至少捐赠了700万美元。6月,西蒙斯还向拜登行动基金捐赠了35万美元。文艺复兴的首席科学家和研究副总裁亨利·劳弗(Henry Laufer)在6月份向美国桥梁政治行动委员会(American Bridge PAC)捐赠了62.5万美元。Paloma Partners的创始人唐纳德·萨斯曼(Donald Sussman)在2020年的竞选周期结束时向拜登的各个超级政治行动委员会捐赠了至少900万美元。

CRP的数据显示,在对冲基金、私募股权和其他投资型公司工作的人直接为拜登的竞选捐款近2000万美元。

(来源:CNBC)

在五大投行中,高盛的员工历来支持民主党。高盛前首席执行官乔恩·科尔津(Jon Corzine)后来还担任新泽西州民主党州长和参议员。在本次大选中,高盛给拜登捐了31万美元,而仅仅给特朗普捐了2.3万美元。

(来源:OpenSecret)

无独有偶,在花旗,拜登也得到了20万美元的捐款,而特朗普仅得到了2.8万美元。

(来源:OpenSecret)

其他银行亦是如此。美国最大的银行摩根大通(JPM)给特朗普筹集了13.5万美元。拜登从摩根大通筹集了77.2万美元,是特朗普的五倍。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给拜登捐了43.7万美元,为特朗普捐了15.3万美元。在富国银行(Wells Fargo),拜登筹集了92.1万美元,而特朗普筹集了29.7万美元。美国银行则为拜登花了接近63万美元,特朗普却只获得了27万美元。

对此,拜登的竞选发言人罗斯玛丽·波格林(Rosemary Boeglin)说:“事实上,来自全国各地和各党派的美国人都不顾自己的钱包,支持拜登,因为我们国家的灵魂在这次选举中岌岌可危。”

拜登过去曾说,他的支持来自蓝领工人,而特朗普的支持来自白领工人。“我真的认为这次竞选是在斯克兰顿和公园大道之间进行的,”他此前在CNN的市政厅说,这里指的是他出生的宾夕法尼亚小镇。“特朗普从公园大道能看到的只有华尔街。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股票市场。” 但事实上,拜登在纽约市一些最富裕的地区获得的资金上已经超过了特朗普,包括上西区和上东区。根据《纽约时报》最近的一项分析,这两个地区的居民总共向拜登的竞选活动捐赠了超过1370万美元,而向特朗普捐赠了约73.5万美元。

在10月22日与拜登的最后一次辩论中,特朗普谈到了捐款上的差异,指责拜登虚伪。总统说:“你不应该提起华尔街,因为你是从华尔街拿钱的,而不是我。”“我们有很多钱。事实上,我们击败希拉里·克林顿只花了她能得到的钱的一小部分。”

总体而言,今年在国会和总统竞选之间,证券和投资行业的从业人员共捐献了超过6.25亿美元。这是该行业在选举上花费最多的一次。在拜登获得华尔街众多人士的金融支持之际,许多大银行也开始告诉客户拜登可能正在走向胜利,民主党可能会横扫国会参众两院,希望客户做好相应准备。而随着大选结果的出路,虽然未能迎来蓝色浪潮,但这些华尔街的精英人士也依旧下对了赌注。

校对:夏洛特

  • FX168官方APP

    下载FX168财经APP

  • FX168北美微信

    关注FX168北美公众号

  • 每日观察:德国三车企电动车...
  • 每日观察:拜登、鲍威尔携手...
  • 每日观察:麦康奈尔拒绝提前...
  • 每日观察:特朗普明日迎弹劾...

分享这篇文章

热门排行

关注我们

©2020 FX168.ca All Rights Reserved. A Division of FX168 Finance Group

关注FX168北美微信公众号:fx168nm